记者:祝娟

  在美济礁的礁石上,有一块退潮时才能依稀看到的水碑,上面清楚的刻着9个人的名字,林圣平时常站在那个船头,望着水碑的方向发呆,那里,有一段他不愿去回忆又难忘的记忆。

  2007年,林圣平坐着渔船琼京太01号和10多名工友随叔公林载亮一起,劈波斩浪来到了美济礁,因为叔公告诉他,美济礁是世界上少有的优良深海鱼养殖场,非常适合价格昂贵的暖水鱼东星斑、老虎斑等鱼生长,世代靠打渔为生没有多少文化的林圣平,对于身为南海地理编委会副主任的叔公的话,深信不疑。

  与林圣平他们乘坐的琼京太01号一起来的,还有叔公购买的6万条老虎斑和东星斑鱼苗,于是,这个只有13个人的团队,仅靠一条改造过的渔船,在远离海南陆地900海里的岛礁开始了规模化养殖的致富之路。

  然而,就在他们经过几个月艰辛努力,在岛礁内将网箱渔排搭建起来,鱼苗全部投放之后,当年11月20日凌晨,一场灭顶之灾袭击了他们的渔排和岛礁,也让林圣平有了八天八夜此生难忘的经历。

  林圣平回忆说,当天夜里,正在渔排上的礁棚休息的他和工友,遭遇了16级台风海贝思正面横扫,他们的礁棚和网箱渔排瞬间被全部摧毁,在美济礁内作业的10多名工友也被狂风卷走。

  情急之中,林圣平和另外两名工友抓住渔排,在海上漂流了八天八夜,才被一艘新加坡的货船救起,幸免于难。而几经波折回到中国后林圣平才得知,在这次台风中,9名同甘共苦的工友因此丧生。

  然而,经历死里逃生的林圣平在一年后,再次出现在了美济礁上。

  “‘海贝思’能卷走我们的船,却卷不走我叔公开发南沙的心,尽管这里曾经差点要了我的命,但我不忍心让74岁的叔公一个人回到这里。”林圣平说,为了帮叔公实现他的养殖科研计划,更为了给9名葬身大海的同胞一个交代,在休整了一年后,林圣平再次随叔公一起,带着6万尾老虎斑和东星斑鱼苗踏上了开发美济礁的征程。

  如今,4年过去,在林圣平的打理下,叔公林载亮的富华渔业在美济礁的潟湖内,已经建成近30个网箱,养殖了大约5万尾鱼,营业额能达上千万元。而在南海水产研究所多项研究课题的协助下,美济礁渔业在经历了“养殖技术研究”、“生产性养殖试验”之后,也正式进行“经营性规模养殖”。因为年事已高,林圣平的叔公将美济礁的养殖工作,也全权交给林圣平打理。

  而与美济礁生死五年相依,除了养鱼,林圣平对于自己和众多渔民在美济礁的存在,也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,“在南沙美济礁从事渔业生产活动,我们也在维护国家主权,有一种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情结在里面,身上的担子会重一些。”

  林圣平穿了一件印有“中国人民解放军”字样的仿迷彩服,他说,在远离大陆的边疆海域,想着有官兵和渔政保护,心里会更踏实。

  林圣平在与记者结束交谈时,反复提及自己的一个期待,“希望政府能在这里建一个码头,既能保证正常的运输需要,又能在台风来临时让美济礁及其周围的渔民有一个避风港。”

  说完,他转头望着那座水泥石碑伫立的方向,沉默不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