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泰州温岭事松门镇的水产养殖户潘福林养殖虾蟹已有10年了,可近几个月有件事让他很是烦心:他的养殖塘被人盯上了,虾蟹频繁被偷。

“我尽管也抓过小偷几次现行,还对他们进行了劝说,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,但还是有人三天两头前来行窃。现在我真的是一筹莫展了。”9月6日下午,在接受笔者采访时,潘福林无奈地说。

潘福林的养殖塘位于温岭东部新区一个叫作“横歧岛”的小岛附近,总面积有100多亩。

今年59岁的潘福林曾经从事运输业,后来亏损了十几万元。10年前,他转行从事水产养殖。潘福林说,他在海塘里养了南美对虾、青蟹、蛏子三种水产,投放的蛏苗有500斤、虾苗有150万尾、青蟹有1万多只。因为养殖塘地处低洼地段经常被淹,需要抽水,他又买了三台抽水机。为了养殖水产,潘福林投入了相当大的资金。从潘福林的口中,笔者得知,养殖水产是他们一家唯一的收入来源,每年也只有三四万元收入。

当天,在潘福林的养殖塘,笔者看到一块硕大的白色泡沫板被扔在塘岸边,“这就是小偷丢弃的工具,用来漂浮在水面上,放置袋子等。”潘福林说。

笔者采访时,潘福林的爱人苏香莲还随手从养殖塘里摸起了一把蛏子,笔者看到有的蛏子只剩下了光秃秃的壳,“这些蛏子都被偷盗者踩死了,随手可以捞出许多。我们知道蛏子投放的位置,行走会特别仔细,可小偷就不管这些了。这么多蛏子被踩死,太让人心痛了。”苏香莲说。&nbsp“小偷白天、晚上都会来。甚至还有一次,一个人从箬横骑自行车大老远跑过来偷。还有一次我们抓到一个人,当时他偷的蛏子已经有四五十斤了。现在市场上蛏子要卖十几元一斤,如果拿到市场上去卖差不多可以卖500多元。”潘福林告诉笔者。

潘福林说,他们抓到的几名小偷大多是附近的渔民。对此,潘福林很是不解,“大家都是渔民,为什么要来偷我的水产呢?”。潘福林说,有几次他不得不把小偷的作案工具渔网扣下了。

潘福林说,为了防止有人偷窃,也便于看管照料,他特意在塘岸边搭了一个棚子,日夜看守。可情况也没有多大改观,依然阻止不了偷窃的发生。

“我现在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应对办法了,如果偷窃事件继续发生,他都不想养殖水产了。”潘福林满面愁容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