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10月26日出事到现在,杭州鹿山街道江滨村村民徐银松都没怎么合过眼,面容憔悴,头发凌乱,他说,一闭眼都是成堆成堆的死鱼。

徐银松今年52岁,是富阳小有名气的鱼类养殖大户,有着20多年的养殖经验,是江滨村周边渔业养殖的带头人之一。

“当天拉走的死鱼,整整装了100桶”

10月26日,和往常一样,天还没亮,老徐到自家养殖区,打算绕着最大一爿鱼塘走一圈,这爿面积达15亩的鱼塘是他的“主塘”。“面积最大,产量最高。”他说,“一年忙到头的收成全指望着主塘”。

按照养殖规律,眼下已是收获季节,一年来的精心照料,主鱼塘内的各种鱼长势喜人,除了四大家鱼外,塘内还养着包头鱼、白条等,体型最大的包头鱼已有七八斤之重。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)this.width=500\” src=upload/news/n2017110113010766.jpg>
事发鱼塘

可那天的清晨,老徐看到的是,不断跃出水面上下翻滚、似乎进入癫狂状态的大鱼,还有池塘边密密麻麻翻着白肚的死鱼。

凭借20多年的养殖经验,老徐说,水可能出问题了。他赶紧打电话找人帮忙,自己先下水捞起一些半死不活的大鱼,投放在另一爿鱼塘内,抱着一丝希望,“看能不能恢复过来”。

而后,老徐和赶来的朋友看到了惊心的一幕,鱼越死越多,白肚皮几乎布满了整个鱼塘水面。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)this.width=500\” src=upload/news/2017110113011156.jpg>
事发当天,鱼塘水面上,密密麻麻全是翻白肚的鱼

为避免死鱼进一步恶化水质,老徐等人开始打捞死鱼,“从早上8点一直捞到晚11点”,然后次日一早接着捞,“没完没了,越捞心越沉”。两天后,岸上成堆的死鱼开始腐烂、发臭,在街道的建议下,老徐同意将死鱼拉走、处理。

将死鱼装上车运走的工具是老徐用来卖鱼称重的大白桶。“装满1桶刚好130斤。”老徐说,“当天拉走的死鱼,整整装了100桶。”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)this.width=500\” src=upload/news/2017110113011865.jpg>
打捞上岸的死鱼腐烂、发臭

附近的渔业养殖户赶来,“感到了害怕”

昨天,记者赶到老徐的养殖鱼塘,池塘四周还漂着不少死鱼,池塘中央隐约看到一些较大鱼类游动,但游姿怪异,不时翻起白肚皮,老徐说,“这些也活不了多久了”。

尽管处于空旷地带,大部分死鱼已被运走,但空气中仍弥漫着清晰而浓烈的腐臭味。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500)this.width=500\” src=upload/news/2017110113012678.jpg>
昨日记者拍摄的鱼塘现场

“死亡的各种鱼类超过两万斤。”老徐初步估算。“完了,今年全完了。”他语气悲观。

老徐说,家里所有的开支,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的生活费、学费,还有今年以来10多万元的投入,“全没了”。

徐银松望着一堆堆死鱼,一筹莫展

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大量的鱼类死亡?老徐认定,“是非正常死亡”,他怀疑是人为导致。老徐有自己的推断。

首先,老徐的养殖鱼塘不止一处,为什么单单面积最大一爿鱼塘的鱼类大量死亡,而只有一堤之隔的其他鱼塘就一切正常呢?

其次,老徐和其他养殖户一同表示,眼下并非病虫害的高发期,而且即便是病虫害,“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,造成这么大规模的死亡”。

所以最大可能性,“应是人为的”,老徐推测“可能是有人投放致死的药水”。

为此,老徐报了警,警方已经介入调查,农业部门也将水质等取样,送往杭州相关机构检验。据记者了解,由于检验过程较为复杂,还需等待几天才能得出水中是否含有有害成分。

得知消息后,陈学标等附近的渔业养殖户每天都要在老徐的鱼塘边待一会,一方面是安慰老徐,看能不能帮点什么,另外,“我们感到了害怕,如果真有人故意投放什么的话,那么下一个受害者就可能是我”。

为此,陈学标等人迫切地希望,“相关部门能早日将死因调查清楚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