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 林巧芬

  事先谈好补偿条件,可是等鱼塘水快放完时,拆迁部门却又变卦了。看着因为缺水导致缺氧而一日日不断漂上水面的死鱼,滁州市民陆青松急得几乎要崩溃了。日前,记者接到电话,陆青松姐姐陆女士哭着向记者说,自己家辛苦经营几年的51亩鱼塘里的鱼都死了。到底是怎么回事,51亩鱼塘上万斤鱼为何会无故死亡?记者前往调查。

  51亩鱼塘漂浮死鱼

  4月25日下午,记者到达陆女士所说的自家鱼塘,陆女士一看到记者就哭,指着鱼塘说:“记者同志,你们看看,这鱼都死了,我心疼啊!”她弟弟陆青松站在自家已快放干水的鱼塘边上,非常愤慨。原来,由于鱼塘里的水被放得几乎见底,连日来,他和姐姐共同承包的鱼塘里,不断地浮起死鱼。

  “每天都有许多死鱼漂上来,清理都来不及。”站在自家鱼塘边上,陆青松强忍着泪水告诉记者,连日来死鱼总共加在一起约有3000斤左右,现在还在不断死亡。他说,水放干后水位降低,供氧不足是导致鱼大量死亡的直接原因。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鱼塘四周漂上来许多死鱼,鱼塘里还有许多鱼在做最后挣扎。陆青松说,目前鱼塘里还有近万斤鱼,目前还在垂死挣扎的这些鱼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
  姐姐每天睡在鱼塘旁

  陆女士告诉记者说,看着自己辛苦养的鱼都死了,自己已经好几天都睡不着了。

  陆女士很多年前就离婚了,一直在娘家住,和弟弟陆青松承包鱼塘后,她主管这几个鱼塘,大事小事都是她负责,好几年来,为了看着池塘里的鱼,她不仅每天仔细查看鱼的成长情况,而且,还在池塘旁搭了个只有半人高、人躺着刚刚好的小棚子,无论刮风下雨,她每天晚上都守着鱼塘。

  拆迁部门“变卦”了?

  为何要放水?为何这些鱼会死亡?陆女士说,给他们造成损失的是滁州城北新区办事处拆迁部门“变卦”所致。她说,先前谈好的拆迁补偿条件后,他们才开始放鱼塘里的水,可是鱼塘水快放光的时候,办事处却又不承认先前达成的补偿条件了。

  据陆青松介绍,2006年4月他与当地村民组鉴订协议,承包了这个当初面积很小的鱼塘,为了将其改造成养殖和蓄水功能,他前后投资共100余万元进行深挖、清淤、修路等改造。目前,这块面积已达51亩的鱼塘已经成为小型垂钓中心,并供周围数百亩农田灌溉。可是就在刚刚见到效益的时候,这里的土地被征用了。

  “我支持地方建设,但也不能说变就变啊!”陆青松告诉记者,当得知这块地要被政府征用后,他便向当地办事处提出,合同未到期及前期投入等费用的补偿要求。经过多次交涉,最终勉强与办事处达成补偿协议,除每亩水面按1500元给予补偿外,鱼塘里的鱼每斤额外给予10元补贴,但鱼仍归陆青松处理。

  然而,让陆青松没有想到的是,待水快放完时办事处竟突然变卦,声称10元补偿包括购买鱼塘里的鱼,这些鱼必须交办事处处理。这一变故,令陆青松十分生气,而同时,城北新区办事处更离谱地提出陆青松前期投入和后面6年合同的补偿都不给了,一气之下,陆青松便停止放水,这才出现了因缺水而出现大面积死鱼的一幕。

  “一锹想挖个金娃娃”?

  然而,对于陆青松的说法,负责征地拆迁工作的滁州市经济开发区城北新区办事处却不予认可。“他是想一锹挖个金娃娃!”对于陆青松的说法,该办事处张秀林副书记告诉记者,是陆青松首先变卦才造成目前的局面。

  据张秀林介绍,放水之前双方的确达成了补偿协议,可是放水中陆青松突然变卦,又向我们提出新要求,要求办事处给他100多万元的补偿,按照现有征地补偿政策,这个条件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。

  可是,对于办事处的说法,陆青松当即否认,他称,这是办事处在给自己找借口。

  目前,陆女士正在朝鱼塘里灌水,希望能减少点损失,“但是灌水的速度很慢,这么大一个鱼塘,里面有上万斤的鱼,现在鱼已经死得越来越多了!”陆女士说。而现在城北新区办事处也不再和陆青松联系了,按照陆青松的说法,是想“等鱼死光了,就可以把赔偿降到最低,所以他们在等鱼死。”